奥运首金背后——险些被拆散的冠军组合|乒坛史话

奥运首金背后——险些被拆散的冠军组合|乒坛史话
红双喜特约 DHS 1988年,在那个中国代表团总共只拿到5枚奥运会金牌的年代,首次入围的乒乓球项目就拿到了其中两枚,特别是为中国乒乓拿到奥运首金的男双项目,对于热爱乒乓的人来说,更是一份历久弥新的美好回忆。人们记住了陈龙灿/韦晴光站上奥运领奖台的样子,也知道他们在此前一年的世乒赛上同样获得了冠军,却可能并不清楚这一对双料冠军组合险些在从世乒赛到奥运会的一年间错失彼此。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陈龙灿和韦晴光在1988年的故事。 中国乒乓球运动员第一次站上奥运会冠军领奖台 被一句话改变的人生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后不久,陈龙灿得知乒乓球项目将在4年后进入奥运会,他和队友们都很兴奋,毕竟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有机会参加奥运会,是一件很幸运也很幸福的事。陈龙灿和江嘉良当时是国家队的绝对主力,能够参加1988年汉城奥运会变数不大,但他掐指一算,到了1988年,自己已经23岁“高龄”,而在他之前一拨的主力队员蔡振华、陈新华等人,退役时也就二十四五岁。想到这很可能是自己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陈龙灿庆幸生而逢时之余,也备感珍惜。 彼时,陈龙灿未来的搭档韦晴光还在广西队打球。韦晴光的职业生涯颇有些坎坷,少年时期因为一次乌龙肝炎事件,反反复复了4年才正式进入广西省队。在广西队,韦晴光很快打出了成绩,1984年,他在全国比赛中拿到了三项冠军,但当时国家队教练认为他的打法可能对外不占优势,所以一直没有将他调入国家队。 韦晴光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是时任中国乒协主席徐寅生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此人双打还可以用用嘛”。当时中国队的男双相对薄弱,自1981年蔡振华/李振恃在36届世乒赛上夺冠以来,已经很久没能在这个项目上登顶,而韦晴光作为一名优秀的左手运动员,正是国家队当时稀缺的双打人才。1985年,23岁的韦晴光终于进入了国家队,在教练郗恩庭的建议下,他开始和陈龙灿配对主攻双打。 险些擦肩的冠军组合 1987年,是韦晴光和陈龙灿的第一次高光时刻,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第39届世乒赛上,这对首次配对的双打组合在决赛中击败了南斯拉夫组合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令人惊喜地捧回了阔别多年的伊朗杯。两人一个快攻一个弧圈,一个正胶一个反胶,一个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把持近台一个负责中台,这种结合在攻防节奏上变化丰富,开创了亚洲对付欧洲的一条新路。 按理说,刚刚在世乒赛上登顶的选手,参加转年的奥运会应该是十拿九稳,但在韦晴光这里却险些出了岔子。1988年6月全国比赛的时候,陈龙灿临时和陈志斌合作双打,韦晴光的搭档则是马文革。在这场距离奥运会仅剩3个月时间的比赛中,陈龙灿/陈志斌获得了男双冠军,是让韦晴光还是陈志斌去汉城?国家队教练组产生了分歧,对奥运名单一时间犹豫不决。教练找到陈龙灿征求意见,面对两个和自己合作获得过冠军的队友,陈龙灿作了一番分析后表示,韦晴光是左撇子,两人配合双打活动范围更大一些,况且两人配对时间长,又拿过世乒赛冠军,出战奥运应该胜算更大。 陈龙灿的意见很重要,队里实际上已经决定让韦晴光上,但韦晴光自己并不知道。从全国比赛两人被拆对起,他就深知如果不能和陈龙灿并肩作战,奥运梦就要落空,因此这次比赛中,每一场陈龙灿/陈志斌的比赛时,场边都会出现韦晴光的身影,他总是拿个笔记本认真地记录着。 公布奥运名单的那天,队伍正在湖北黄石集训,早上5点多,正准备做体能训练的队员们得知今天要宣布名单,有望入选的人都立刻紧张起来,私下里一点风声也没听到的韦晴光恐怕要加个“更”字。教练开始公布名单:江嘉良、陈龙灿、许增才……韦晴光形容自己的心脏当时已经快要跳了出来,当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感受时隔几十年仍历历在目。在之后的体能训练中,长跑从来没跑过队里第一的韦晴光脚下像装了马达,把队友们都甩得老远,终于被教练信任的狂喜让他拼劲十足。 决赛前后的两次握手 汉城奥运会如期而至,在率先进行的乒乓球男单比赛中,中国队遇到了出人预料的强大阻力。当双线作战的陈龙灿站到男单8进4的赛场上时,他的队友江嘉良和许增才已经双双出局,冲击四强的压力来到了他一个人肩上。面对匈牙利名将克兰帕尔,陈龙灿在前三局2比1领先,第五局决胜局12:8领先的情况下,遗憾落败。这一战的失利给陈龙灿留下了不小的遗憾,多年以后在接受采访时他还曾感慨,自己输掉的三局比分都是19:21,而赢的两局都是大比分获胜。事实上,如果那一场稳住没输,陈龙灿夺冠的希望会非常大,因为最终进入决赛的两名韩国选手刘南奎和金琦泽,此前他从来没输过。 男单决赛这天是9月30日,早上起床,教练鼓励陈龙灿和韦晴光,要以实际行动向国庆献礼。然而继男单全军覆没之后“祸不单行”的是,男双决赛之前进行的女双决赛中,夺金呼声极高的中国队也丢了金牌。对于抱着“保二争三”目标的中国队来说,男双这块金牌成了非拿不可的一块,尽管二人是一路全胜进的决赛,但此刻也是压力陡增。 陈龙灿/韦晴光的决赛对手是一对“老朋友”——一年前的世乒赛上,两人在决赛中战胜过的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此番又站在了球台对面。比赛开始前,双方队员握手致意,当韦晴光握上普里莫拉茨的手时,那个尚不足20岁的男孩冰凉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情,韦晴光当下心里就有了底,原来对手比我们还紧张。三局比赛进行得不算太跌宕起伏,慢热的中国组合以20:22丢掉首局后,轻松地连赢两局,锁定了这枚宝贵的金牌。 拿下最后一分,韦晴光异常兴奋,他忘了和对方球员握手,也忘了和裁判握手,一下子跳到了看台上,和李富荣、江嘉良以及每一个中国拉拉队的成员握手庆祝。毕竟对于这员已经26岁的老将来说,为中国乒乓拿到首枚奥运金牌的经历的确值得疯狂。 2018年, 韦晴光、陈龙灿 和另外几位汉城奥运会冠军楼云、许艳梅、高敏、陈静时隔 30年再聚首。 “可能搞错”的兴奋剂检测 1988汉城奥运会曾经制造了奥运史上最大的禁药丑闻,加拿大短跑名将约翰逊因服用兴奋剂,被取消了百米冠军的资格。此外,这届奥运会另有多人被查出服用禁药,有多达6人被剥夺了奖牌,其中包括3枚金牌。因此,各项比赛的药检工作成了媒体格外关注的焦点,乒乓球也不例外。 男双决赛之后,陈龙灿被通知去进行尿检,喝水、等待、检测……一直折腾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回到宿舍。疲惫和睡意袭来,冠军搭档韦晴光也“袭来”,原来这个兴奋的老男孩始终无法入眠,拉着好兄弟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面对赛场上就无比兴奋、回到宿舍仍然兴奋无比的搭档,陈龙灿曾经打趣地说:“依我看,查兴奋剂他们想抽查的一定是韦晴光,不知道怎么错把我留了下来。” 玩笑归玩笑,这一对兄弟渴望分享和回味胜利喜悦的心情是一样的,没有酒,没有肉,两人就这样对坐着,把几年里想说的话都说了一遍。 ——更多精彩内容,见2021年《乒乓世界》 扫码连线小编 解锁有奖互动 搜索微信号:体育馆路8号(ttw_No8),添加官方微信,每月有奖互动等你来参加。 看更多?? 感谢分享,点亮“在看”